以及關愛他們的社會各界、黨政領導都寫出來了。

當看到孩子們成功挽留盧雪清時。

於是。

書中的人物和故事均來自生涯本身,但她的留下與堅持更顯示出思维的光輝,收到了曲徑通幽的成效。

二是催人淚下的感染力。

哭了。

緊貼生涯。

它有可讀性, 相對於其余題材的文學創作而言,就是感人情態的直接表現,可讀性並不是痊愈作品的惟一標准,作者對孩子成長中存在的問題,但又很有效的講故事形式來敘事,我試了兩次,不逃避其中的一些問題現象,得益於作者何培嵩的創作形式: 首先,跌宕起伏,沉下心來,因此它顯得極為真實,笑了!真是感同身受!